研究院-评估中国经济再平衡

www.8455.com|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-手机版

评估中国经济再平衡
2019-03-27 18:15:00 第一财经研究院 关键字: 此消彼长;再平衡;政策

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取得了显着的增长。然而,这种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部需求和投资。过度投资和资源错配会降低经济效率,同时累积债务,并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社会收入不平等问题。为了避免经济陷入停滞,中国一直在努力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再平衡。 

一、2017年中国经济再平衡

图1  2017中国再平衡放缓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IMF预估

注:绿色=重大进展; 黄色=适度进步; 红色=再平衡逆转。 

 

经济和社会再平衡被视为是实现中国长期发展目标的必要条件。服务业和消费将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替代过去对工业、投资和外部需求的严重依赖。

Mano和Zhang(2018)使用四维框架来评估2017年的再平衡进度。报告把再平衡分为四个方面考量:1.外部(从外部到内需); 2.内部(对消费的投资,工业对服务的投资以及信贷密集度增长); 3.环境(减少污染); 4.分配(减少不平等)。每个维度又包括一组摘要指标。

蜘蛛图中的每个轴代表再平衡框架的一个子维度。总体而言,2016年中国的再平衡进度发展较快。2017年,除信贷部门,再平衡进度整体放缓。 

 

外部再平衡倒退

外部需求成为2017年中国实际增长的主要推动力。2017年外部需求对实际GDP增长的贡献率为0.6个百分点,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增幅。2017年实际出口和进口分别大幅上升9.2%和6.9%(2015年到2016年进口和出口平均值为0.4和2.5)。 

 

内部再平衡的进展参差不齐

虽然一些实际变量显示出内部再平衡取得进展,但由于生产者价格指数(PPI)强劲反弹,使得名义上的再平衡放缓。PPI反弹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总需求和全球贸易的整体反弹,以及钢铁和煤炭的产能削减等。这一反弹使得2017年投资品价格大幅上涨,而消费价格指数保持低迷,从而抑制了名义消费增长。在供给方面,生产者价格的再通胀推动了工业价格的上涨(增长6.3%),而服务业的通胀则低得多(增长3.2%)。 

图2 对名义GDP贡献的相对水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CEIC、IMF预估 

 

环境再平衡取得进展

2017年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有效地减少了空气污染和用电量。今后如果能将重点放在更系统化的方法上,比如碳税或煤炭税和环境保护税,可能有助于持续改进。 

图3 74个城市冬季PM2.5指数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CEIC、IMF预估

注:不包括12月数据 

 

上图是2017年冬季74个城市PM2.5与2016年的对比。由于政府努力将燃煤供热转变为燃气供热,大多数城市的PM2.5都有所改善,尤其是大城市(泡沫大小与居住人口成比例)。 

 

分配再平衡倒退

尽管中国在扶贫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,但收入不平等仍然居高位。中国的基尼指数在2017年略有上升至0.467,属于较高水平。此外,2017年中国地区不平等加剧,最显著的是东北部(辽宁、吉林和黑龙江),西部(青海、甘肃和宁夏)和海南等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。另一方面,2017年PPI的反弹只支持了几个落后省份的增长,但仍有许多落后省份未能达到全国平均水平。 

图4 2017年中国人均名义GDP增长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CEIC、IMF预估

注:象限按照省人均GDP划分

 

如图可以看到,使分配更加分散的省份在第一第三象限的省份(红色泡泡),他们要么是2016年人均GDP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且在2017年增速低于全省平均水平的贫困省份,要么是2016年人均GDP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并且在2017年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富裕省份。 

 

二、政策间此消彼长效应及政策建议

通常再平衡的各个维度会互相加强,但有时也会产生此消彼长效应。例如,减少出口密集型投资会扩大外部不平衡;PPI再通缩有助于去杠杆但会恶化其他内部再平衡;环保、降低不平等需要初始投资及减缓内部再平衡;而且考虑到不同省份的工业发展目标,环保还会不平等的影响那些已经陷入困境的工业地区。

中国当局已实施了若干加强再平衡的政策措施,大多数政策之间有积极的协同作用。 

图5 有利于再平衡的政策间关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IMF 建议在两大领域进一步进行再平衡努力:

加强再平衡的各个维度

外部再平衡: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受保护的部门,降低关税壁垒,使汇率更具弹性;

内部再平衡:弱化经济增长及相应的投资目标,进一步改善社会保障以提高消费,放松服务业监管,强化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预算约束,同时减少隐性担保,继续加强控制杠杆水平,改革金融部门;

环境再平衡:进一步加强环境标准,提高对市场化“绿色”激励的依赖,如实施环保税;

分配再平衡:改革政府间关系,从而增加地方政府资源,同时加强地区间平等转移,实施降低收入不平等的税收政策,包括更加累进的社保缴费、扩大所得税和建立财产税(如周期性房产税),扩大针对不平等的支出,包括向贫困人群和农村投资的直接转移支付。

 

消除再平衡各维度间此消彼长效应

内部-环境间权衡:确保合理的绿色基础设施预算内投资;

内部-分配间权衡:改革户籍制度,集中社会福利和援助职能,使受重组或去杠杆影响的省份或地区的工人得到更多支持,对困难地区进行预算内投资;

环境-分配间权衡:集中社会福利和援助职能,使受环保影响的省份或地区的工人得到更多支持。